男书迷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踏破荒古 > 第四百四十八章 杀意
    另一间房内,小乌龟翘着二郎腿,手中摇晃着酒杯,眯缝着眼,悠哉悠哉的哼着小曲。

    董英勇抓一把花生豆放在嘴里,“龟爷,你让姓水的那娘们去伺候林兄,你说他俩能成不?”

    小乌龟一只前爪有节奏的拍着拍子,“那是当然,也不看看小爷是谁。你就请好吧。”

    董英勇点点头,“可是这黄府府主可是要将那殷一仙嫁给林兄,如此可好?”

    小乌龟灌上一口酒,“嘿,这话让你说的,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那姓殷的娘们不知好歹,就让她给小林子当妾好了。”

    董英勇嘿嘿笑着,“龟爷,什么时候给兄弟我也弄一个,我不也是你小弟嘛。”

    “你小子啊,要是让你师父知道了,不得追着小爷打啊。”

    “龟爷,别忘了,咱在那城内......,嘿嘿。”

    “嘿嘿。”

    “好!”

    ......。

    水丛筠匆匆离开族内,哪有闲工夫带上漂亮的衣裳,再说了本就冷漠的她,对这些当然不太在意。

    好容易找到黄府的人厚着脸借了一套稍有些露骨的衣裳,换上后,叹口气,忐忑不安的朝林洛所在房间行去。

    可当其出现在房门前的那一刻,传入耳里的却是两道粗重的喘息声,顿时整个人呆立在了当场,脸上表情先是羞的通红,接着便是恼怒,随后又是杀意,可刚上前迈出一步,却又退了回去。

    不自觉的脸上竟是有了泪痕。

    无人知道这泪为何而流。

    是为林洛,还是为她自己,亦或是心有不甘?

    转身离去,脸上泪痕消失,取而代之的一脸的平静。

    “龟爷,我要去嘘嘘,你去不去?”

    “不去,别打扰小爷想好事。”

    “龟爷,等我回来,咱们接着喝。”

    “姓水的娘们?不对,水姑娘......?你......?”

    听到董英勇的诧异,小乌龟‘噌’的一下爬起来,兴匆匆的出了房间,一脸坏笑道:“完事了?”

    水丛筠低着头冷着脸,并不吱声。

    小乌龟摸着下巴,继续坏笑道:“小林子也不行啊,这么快就完事了?”

    上下打量一番水丛筠,“不对啊,你们......?”

    小乌龟伸出前爪指指水丛筠再指指林洛所在方向。

    水丛筠摇摇头。

    “我靠!这都不顶用,没有道理啊,小爷怕药效不够,还特意弄了点血进去。怎么回事?”

    水丛筠不说话,径直朝自己房间走去。

    “去看看。”

    “不要去,”水丛筠变走边提醒道。

    小乌龟暗叫不好,像是猜出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背负起两个前爪来回踱步,“完了,完了。这下可遭了。”

    “龟爷,怎么了?”

    小乌龟愣愣的看着董英勇,连忙朝房内走去,“小董子,快,收拾东西,咱们得快走。”

    夕阳西下,天已擦黑。

    黄府所在的这片漂浮的岛屿上显得格外寂静。

    林洛舔舔嘴唇,干裂的厉害,除了干裂还有一阵阵余香。

    稍恢复些神识,脑袋疼的厉害,呻吟一声,缓缓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早已躺在床上。

    “怎么会这样?”心里一边想着,一边想要挣扎着起身。

    “嗯?”

    扭头,一张清秀脸庞,一头秀发散乱的铺在床上。

    “殷一仙?怎么回事?”

    看看自己,再看看躺在床上熟睡的殷一仙,使劲回忆一番,但觉整个人都懵了,呆呆的坐在床上半晌,再次看一眼殷一仙,那张清秀的脸上有痛苦,有满意,脸颊还有红晕没有退去,连忙小心爬下床,蹑手蹑脚的出了房间。

    呼吸一口新鲜空气,“完了完了,我怎能做出这般无耻之事,天理难容啊。”

    傍晚的风稍有些冷意,林洛清醒大半,稍一琢磨,怒道:“小乌龟,我不弄死你。”

    “砰!”

    两扇紧闭的房门被震的粉碎,正在收拾东西的小乌龟被吓的一哆嗦,扭头呵呵笑道:“小林子,你听小爷解释。”

    “解释你大爷!”

    “小林子,小爷是为你好。”

    “为我好,呵!今日我便卸了你的龟壳,把你熬汤喝。”

    “哎,不能打头,嗷吼,不能下死手。”

    ......。

    一炷香时间,整个房间内已无完好之处,林洛与小乌龟喘着粗气,“小林子,你听小爷解释。本来小爷是为了成你和水丛筠的,谁知道有人进去了,不过没事,既然是黄府的人,大不了咱带她走就是,本来殷一仙不同意你俩的婚事,实在不行,用她换殷一仙。”

    林洛红着一张脸,指着小乌龟骂道:“你知道个屁。”

    “啊......!”

    一声大叫响彻整个岛屿。

    林洛一哆嗦,小乌龟也跟着一哆嗦,“殷一仙?”

    林洛瞪一眼小乌龟没有否定,小乌龟连忙背起一个包袱,“快走,快走,他们不好惹,到时候非得被扒了皮不可。”

    说着转身就往房外跑,林洛站在原地如入定般一动不动。

    已跑出很远的小乌龟见状,连忙招呼道:“你不要命了,即便是人家将人许配给你,但你也不能做这事,你这是在打人家脸,这么一个黄府,谁敢得罪。”

    如此一来,林洛倒是平静了下来,摇摇头道:“既然做了,跑有何用。”

    即便选择了面对,但心里还是没有底,小乌龟说的对,四府是什么存在,整个荒古都知道,真万一将人家惹急眼了,别说是他,就算是一个古族又能如何?

    一步步走去,如同踏入炼狱,每走一步都胆战心惊,本是不太远的路程,林洛如同走了百年千年,终于,在房门前,一道靓影,头发凌乱,满脸泪痕,手中握着一把细长软剑。

    没什么好解释的,做了就是做了。

    林洛就这般距离殷一仙十丈距离站定,一声不吭。

    殷一仙双眼无神,呆滞的看着前方,不知过了多久,终于稍抬头看见站在面前的林洛。

    一步步上前,步伐缓慢,甚至像向前拖动。

    终于两人距离不足两米。

    殷一仙脸色苍白,提剑向林洛砍去。

    ‘呲!’

    长剑斜向下劈下。

    林洛无动于衷,只不过或是殷一仙早已没了力气,这一剑砍在肩膀上,剑身嵌在骨头上,再没向下半分。

    奋力抽出长剑。

    林洛皱眉,但依旧没有躲闪。

    没有解释,没有理由,既然做了,就要去面对。

    提剑,再次砍下。

    或是殷一仙有了些力气,这一剑直劈林洛脖颈。

    “小林子快躲,这一剑会要了你的命的。”

    去而复返的小乌龟站在远处提醒道。

    林洛依旧无动于衷。

    软剑距离脖颈不足半寸,林洛竟是闭上了眼睛,或是想着只要殷一仙能泄了气愤,死了也便死了。

    “铛!”

    一声轻响。

    软剑被隔空震飞出去。

    殷力自远方行来。

    身影挺拔,看一眼神魂落魄的殷一仙,再看一眼一动不动的林洛,双手竟是握成了拳头。

    一股威压与浓烈杀意瞬间席卷方圆百丈,原本还算豪华成片的客房,无不被这威压震得粉碎。

    殷一仙手中软剑脱手,看一眼一脸冷冽的殷力,并没有吱声,而是转身捡起地上的软剑,再次向林洛砍去。

    “够了!”

    挥出去的手停在半空,但还是在犹豫一下后砍了下去。

    殷不凡出现,闪身将殷一仙手中软剑夺了去。

    再看殷不凡,握着软剑的手也是微微颤抖着。

    “一凡,带她回去。”

    “走吧,姐。”

    殷一仙看一眼殷不凡,再看一眼殷力,眼神逐渐冷了下来,当转至林洛脸上后,冷意更浓。

    恨!

    满脸的恨!

    殷一仙再次看向殷力,竟是冷笑一声,转身自行离去。

    殷不凡叹口气,小跑追上。

    一炷香时间殷不凡归来,“姐走了。”

    殷力立于原地,看着闭目的林洛,眼里杀意不减。

    殷力一下像是苍老了许多,原本挺拔的身躯瞬间颓废了下去,转身就这般离去。

    “明日问鼎一战,你定要胜出,不然我将亲手将你斩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