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书迷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女主张罗起了婚事 > 第四十三章 解梦
    梧萧觉得这个环境让她很不舒服,所以一直试图从诀真身上下来,软弱无骨的手拍打在诀真的肩上。

    江客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比起挣扎,更像一对恩爱有加的小夫妻在打情骂俏。

    但是诀真不肯放手,坚定地开口:“你刚刚应该是扭到脚了,我抱你进去,明天还要去十八层。”

    梧萧:“……”

    自己的脚扭没扭到,难道自己不清楚吗?但是她无力反驳。

    梦境到此戛然而止,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是在休息室里。

    刚刚那个梦太真实,真实的他以为梧萧真的跟别人在一起了,但是还好是梦,江客脸上露出了舒心的笑容。

    笑容都还没有消散,就听见有人叫他:“江爷!您还好吗?”

    江客坐骑身子发现自己掉到了地板上,面上有点窘迫,但是只是短短的一瞬间。

    江客淡定的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冷冷地看了林恒一眼:“你刚刚看到了什么?”

    林恒捂住眼睛连忙摇头:“我……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江客满意的走出休息室,做到了办公桌前。

    林恒走到办公桌前颤颤巍巍的问了一句:“江爷,您真的还好吗?”

    江客疑惑的看着他开口:“为什么怎么问?”

    林恒顿了顿开口:“刚刚您一直叫梧小姐的名字,不是夫人的名字,我听见了就想进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但是一进去就看见您扑……扑到了地上。”

    看着江客黑的跟炭差不多的脸,林恒是怎么都不敢继续说了。

    江客听见声音没有,又看了看林恒的表情,面无表情的开口:“继续说。”

    林恒理了理自己的舌头继续:“但是我叫了您十多遍都没把您叫醒。”

    江客见林恒说完了,挥了挥手让他出去。

    他将椅子转了个方向对着落地窗,闭上眼睛,他十分费力反而回忆刚刚梦里的内容,但是不管他怎么想都记得,他没有听见林恒的声音。

    这几年,江休眠对他的监视,让他水面不知不觉的变浅,就算别人看着他像是进入了深度水面,只要外面有一点声响,他都会立刻醒过来,但是……

    真没想到,有一天,他江客也会被梦吓到!他扯了扯嘴唇,自嘲的笑了笑。

    江客按了内线:“林恒,联系一下许彦,让他过来一下。”

    林恒听到觉得很疑惑,什么事一定得把许彦找过来,方便是方便,只是,要是人家不愿意,自己还得软磨硬泡好半天。

    从江客接受江氏之后就跟联盟建立了十分友好的关系,所以许彦带着联盟也就自然而然的回了M国。

    林恒找出许彦的电话,没过一会儿就接通了,而且周围的环境嘈杂至极,一听就不是很忙。

    林恒就跟他说了江客想请他过阿里的事情。

    谁知许彦他睁着眼睛说瞎话:“哦,不好意思啊,最近事情有点多。”

    林恒欲哭无泪。

    江客现在虽然跟江客表面上非常友好,但是过不去的坎儿终究是过不去,在梧萧把原本应该给江休眠的致命一击,给了自己之后,江客和许彦的关系就只退不进了。

    林恒知道,不管许彦对自家江爷的看法如何,只要跟夫人有关的,一定都会到。

    林恒颤颤巍巍的开口:“今天江爷发生了个很奇怪的事情,这件事情跟夫人有关,江爷找您应该就是为了夫人的事情。

    这已经是最后的杀手锏了,如果这样许彦还是不愿意来,那他也只能回去领罚了。

    许彦对这件事情半信半疑,但是跟梧萧有关的事情,别说是面子工程,就算是赴汤蹈火,他也要去赴。

    听见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林恒心中有了喜悦之情,沉默说明什么?说明有戏。

    果不其然,许彦缓缓开口问道:“地址,时间。”

    林恒看着可以回去交差了,连语气都欢快了不少:“这个我稍后发给您。”

    许彦在明了之后就挂了电话。

    他不知道梧萧已经走了,还能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但是只要跟梧萧有关的事情,他都要去。

    因为当初跟路亿年有关的事情,梧家人一直都在。

    他还清楚的记得,之前路亿年外婆出车祸,多器官衰竭,是梧遣联系了世界上最顶尖的专家,并且包了一整架飞机,让专家过来给他外婆做手术。

    虽然人最后走了,但是许彦清楚的记得这件事情,因为这应该是路亿年这辈子最重视的事情,以至于在后来梧遣遇刺的时候,他不惜用生命去帮他挡子弹。

    而且凭借自己跟梧萧那么多年的情谊,这些事情就算没有路亿年他也会做。

    许彦陷入了一段沉痛的回忆,这几天他除了出入高档会所就是在酒吧喝酒,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个样子。

    要说是为了梧萧?但是梧萧不是他的意中人。

    手机响起,是林恒发来的信息:“水晶宫,888包间,晚上八点。”

    “有事会所。”许彦轻念,看来这段时间是逃不开这几个地方了。

    晚上八点

    许彦踩着时间前来赴宴,毕竟他认为自己也没有提早过来等江客的必要,两个人互相看不顺眼,这又是何必呢?

    江客早早的就等在了这里,原本以为许彦至少会提前个一分钟,但是现在看来是自己多虑了,在许彦来之前江客就已经喝了两大瓶酒了,现在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加上这两天都没有睡好,现在看来就像一个酒鬼。

    许彦露出嫌弃的表情,倒也不是真的嫌弃,但是相遇总是要有些摩擦的,比起看着江客现在的样子,许彦更加想要知道这两天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他变成了这个样子。

    许彦在你桌子上随意拿起一个酒瓶,随意的坐到一旁的沙发上,自上而下,由内到外皆是随性的代名词。

    江客重新拿起一瓶酒坐到了许彦旁边的沙发上坐下,原本清澈的眼睛变得浑浊。

    但是没有人知道究竟是因为今日那个看似简短却能动人心魄的梦境还是其他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