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书迷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天命系统之上品医仙 > 第62章 修罗刀
    炼炉吞了十颗灵石,修脚刀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贺晓繁不甘心的又扔了十颗进去。

    炼炉“噗嗤”一声,再次飞速运转了起来。

    “这次总该有些变化了吧?”过了片刻,他暗自念道着打开停止运转的炼炉。

    可探头一看,修脚刀除了被烤得暗暗发红之外,依旧没有发生变化。

    “MD,又白白浪费了老子十颗灵石。”

    贺晓繁充满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把修脚刀取了出来,眼神逐渐暗淡。

    或许修脚刀本就只是一把普通的灵器,自己过于高估了它的潜力。

    就在这时,一直以来这把被贺晓繁称之为修脚刀的黑色小刀,刀身上浮现出一串若隐若现的铭文。

    不远处的小忧用余光瞥见到这些铭文时,眼前赫然一亮。

    这..这难道是?

    她心中忽的一惊,消失几百万年的上古密文篆刻在一把刀的刀身上,足以表明这把刀的身份珍贵不凡。

    小忧盯着修脚刀看了半晌,随后悠悠的说道“这几颗灵石估计还不够它塞牙缝的。”

    贺晓繁缓缓抬起了头,呆呆的望向了小忧。

    修脚刀上的铭文他并不是第一次见到,每当注入灵力准备奋力一击时,这串铭文就会自己浮现出来。

    一直以来,他只当这些铭文是刀身上的装饰而并未在意,可现下小忧似乎对这些铭文有不同的见解。

    小忧见贺晓繁发起了呆,白了他一眼继续解释道“根据这些铭文的排列来看,很像是某种封印。”

    “封印?”贺晓繁回过神来不解的问道。

    小忧点了点头,刚准备接着说下去时,突然停了下来。

    如果真如她猜测的那样,修脚刀身上的能量只怕远远超出了两人的想象。

    贺晓繁被小忧唬得一愣一愣,小忧虽没有把话说完,但他多少猜到了几分。

    封印住的武器都有如此威力,那要是解除封印岂不逆天了?

    贺晓繁再次望向了小忧,怎么解开修脚刀的封印还需要她的帮助。

    “刚才的熔炼变化虽然不大,但还是起到了少许效果,如果有足够多的媒介,说不定能帮助修脚刀突破封印!”小忧说完,盯着贺晓繁手中那枚空间戒指一动不动。

    原来所谓的媒介,指的就是灵石。

    贺晓繁微微一怔,如果说用这一箱子灵石能够解除修脚刀身上的封印,倒也值了。

    可要是这一箱子灵石砸下去听不见个响,那不就亏大了?

    这一箱子灵石足够他到御机阁搞上一艘顶级的飞行器,那可是他梦寐以求的东西。

    但一想到自己当前的处境,他还是下定决心豁出去。

    贺晓繁一骨碌把剩余灵石都扔进了炼炉,担心还有些不够,又从空间戒指里把火焰权杖取出来。

    火焰权杖虽然是把仙器,但使用起来实在太耗灵气。

    再者说一介凡人使用仙器,不好说将来会遇到什么麻烦。

    况且只要解除修脚刀身上的封印,一柄普通的仙器又能算得了什么?

    贺晓繁下定决心后,毫不犹豫的把火焰权杖扔进了炼炉。

    按下开始按钮,炼炉再一次飞速运转了起来。

    炼炉除了跟往常一样冒着红光飞速旋转,并没有其他什么异常。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漫长的等待之后炼炉终于停了下来。

    贺晓繁迫不及待的揭开了炼炉,一把长约一米的黑色大刀赫然出现在他眼前。

    凑近前去仔细一看,他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把黑色大刀分明就是修脚刀的放大版!

    刀尖时不时冒出的阵阵黑气,伸出手去挨到这些黑气,当即感到刺骨般的寒冷。

    他忍着寒冷小心翼翼的握住刀柄,将黑色大刀取了出来,想不到的是握感极好。

    轻轻一劈,一道刀气在圣域的界墙上留下一道深深地刀疤。

    “哈哈,没想到真的成功了!”贺晓繁难掩激动的吼道。

    尺寸的增加赋予了修脚刀完不同于之前的气质,修脚刀的锋锐增加百倍不止。

    远远望去,单单刀身折射过来的寒光便彻人心脾。

    小忧望着墙上刀痕残留的黑色灼焰,陷入了沉思。

    天命系统在蓝星上已有几十亿年的历史,可谓百科书。

    先前这把刀限于尺寸使她没有过多的在意,当贺晓繁提起这把刀时,她的脑海中立刻蹦出了三个字:修罗刀!

    在几百万年前的上古时代,修罗刀便已名动三界。

    她万万没想到贺晓繁会得到此刀,心中忽然升起一丝忧虑。

    修罗刀并不是什么宝贝,它生而嗜血。

    对于一个凡人来说,反而称的上是一把的毁天灭地的邪物。

    贺晓繁得到修罗刀,对三界来说福祸难料。

    “这佛门圣域太厉害了,老子一连十几刀劈出去也没劈出道口子。”贺晓繁怏道。

    小忧望了界墙一眼,松了口气。

    以贺晓繁目前的修为,就算得到修罗刀也给三界造成不了太大的伤害。

    趁着他修为低下,若是能正确引导,将来也许不至于坠入恶道。

    既然天命系统选择了他,便一定有它的道理,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怎么出去。

    这圣域的界墙着实诡异至极,贺晓繁耗尽灵气劈出的刀痕只消几分钟便消失不见。

    “我们不妨逆向思考这件事情。”小忧终于开口说话。

    “佛门圣域专门用来封印至邪之物,然而这里并没有什么至邪之物,那么只有一种可能,至邪之物已经跑了出去。”

    “我们只要搞清楚至邪之物究竟是怎么出去的,沿用这个方法出去就简单多了。”

    贺晓繁眉头有些微皱,小忧虽然说的有道理,可这里一眼望到头,先前找了几遍也没有找到所谓的出路。

    “笨蛋,佛门圣域自然是把破损的界墙重新封住了,所以咱们才找不到。”

    “可是就算重新封住,破损的界墙肯定不如正常的界墙结实,现下凭着手里的这把刀,劈开它应该没有问题。”

    小忧方才忽然想到了一个找到破损界墙的方法,聂风赠予给贺晓繁的那串佛珠在山下时便早已发出了佛光,想来是受到了佛门圣域的影响。

    现下把佛珠拿出来,说不定佛珠会被佛门圣域吸去弥补破损的界墙,届时就能知道破损的界墙在哪了。

    小忧耐心的解释了一番,贺晓繁十分认同,他立马将佛珠拿了出来。

    轻轻一扔,佛珠果真寻找一处角落飞去。

    趁着佛珠没有跟界墙融为一体,他追上去把佛珠硬生生给扣了出来。

    “应该就是这了。”小忧提醒着说道。

    贺晓繁用力的点了点头,随即不断的将灵力注入修罗刀。

    而后,一道道黑色灼焰扑向破损的界墙,一道、两道...

    一丝微风袭来,贺晓繁的面前出现了一道口子!

    他二话不说,钻了出去。

    望着天上的月亮,闻着花草树木传来的清香,他摊在了地上。

    “自由的感觉真的太好了!”

    “是啊,总算逃离这个鬼地方了。”

    贺晓繁回头一瞥,小忧在月光下身泛起了一丝荧光。

    她那绝佳的身材加上盛世容颜,如同仙女一般。

    可惜她只是个虚体,看得见却摸不着。

    “的脸怎么红了?”小忧回过头来猛的发现贺晓繁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于是问道。

    “没..没怎么,估计是刚才用力过猛的缘故。”

    小忧若有所思的钻进了贺晓繁的脑海里,只有这样她才能知道贺晓繁的真实想法。

    “哼,满脑子邪恶的想法...”

    被人看穿了心思,贺晓繁有些不爽,可又拿小忧没办法。

    他只好重新思考着当前遇到的问题,以分散着脑子里那些男欢女爱的幻想。

    原本只打算帮响水村的村民们解决神秘结界,如今又遇到了佛门圣域。

    一个问题现在变成了两个问题,他不得不思考,圣域里的至邪之物跑到哪里去了呢?

    他没想明白。

    眼见太阳即将升起,贺晓繁朝着响水村赶了回去。

    等天一亮,村民们必会来找他。

    他得趁着这个时间,搞清楚村里那个神秘女人的来龙去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