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书迷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三千缘劫 > 第二百零一章 君子爱财
    “我罗云愿缴纳天上金五千两,仙主之力永震寰宇!恳请仙主大人散去我三人威压——!”

    “轰嗡嗡——!”,“噗——哗——!”

    “呼——!”

    跪在石座上,面色铁青的罗云,咬牙对着自己裆部后的雕像喊声起来,卫衣闻声转过头,对罗云这副愿意妥协的姿态很是赞赏。只是,对于罗云背对尊上雕像,屁股朝这边的样子,就不忍直视了。

    拿过罗云寄存在牛家庄银两的箱子钥匙,很快五千两黄金到手,罗云以及他的两个随从周身的威压便尽皆散去,罗云这才赶紧起身摆脱那个羞耻的跪相。不过,由于威压的突然散去,柴岩冉光却陡然吐出一大口血,可见,要是罗云再吝啬一点,他们命就没了!

    “呼嗡嗡——!”

    “噗哗——!”,“噗哗——!”

    然威压仅仅散去的只有罗云三人周身而已,与罗云相处对面的竺风师徒几人,仍然在硬抗着这庞博如海的威压。周遭座椅、石台缓缓碎裂垮塌,周身衣物都在不断撕裂,幺月、乔宁几个更是吐血瘫跪在地,面色紫青,模样难受!

    “在下竺风!肯请能以拍卖爱徒所得的银两中,奉献一万两黄金于,于仙主大人!”

    “愿仙主之力永震寰宇!求仙主大人散去我师徒几人的威压——!”

    无奈,爱钱如命的竺风,在徒儿的性命遭受强烈威胁之下,也只得开口献金求饶,声嘶力竭!

    “轰——砰——!”

    “嗯?”,“噗——哇——!”

    可出乎竺风意料的是,在他刚说完这些话,周遭的威压竟不降反增,狠狠的压在了自己身上,原本双手撑地,现在双肘称地,吐出一大口鲜血,如铁块一样砸在石座之地!

    针对这一幕,周遭一圈圈持犹豫观望态度跪地的散修们也猛然一惊,不是说缴纳就能免去威压吗?怎么搞的还增加起来了?

    就连起身的罗云、牛庄主等人也都懵了,更别提竺风的心情了,现在真是糟透了!

    这雕像之主莫不是识破了我羽雕卫的身份,成心耍我,就想要一举弄死我师徒几人?

    竺风气愤间,内心又隐隐担忧,但面露之色是愤慨,在强劲威压压的皮肉直颤的人情况下拼尽力问向卫衣!

    “卫兄!这是为何?我明明向尊上大人缴贡了天上金,为何造此待遇?”

    “哼!因为心不诚!明明可以缴贡两万两,却只上交一万两,分明是还想留一万两傍身!如此恶劣行径,哪像是在赎罪,分明是身处迷途而不知返!”

    “噗啊——!什么!?要交——!?”

    “没错——!交!才可以赎清罪孽!”

    “噗噗啊——!”

    看着卫衣那一脸严肃指向自己、开导罪恶的样子,竺风气的一连飙出三口老血,险些没直接被过气去!

    凭实力要钱就算了,居然还要,这可还行?感情一点活路都不给啊!

    呜呜呜~,阴沟里翻船,我竺风一生俸禄就那么点,要不是靠卖徒发家,早就饿死街头了,今朝算是碰到克星了,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知晓卫衣接机要钱,也理清卫衣之前愿意当那个花两万两黄金买幺月冤大头缘故的竺风,内心苦涩无比,这卫衣看似一身清风、浩然正气,实则是最不肯吃亏,最狡猾的那一个!

    但无奈,竺风身后,浩瀚威压下摇摇欲坠的乔宁和莫城徒儿,尤其是乔宁,未来可是能卖一波赚钱的好徒儿,绝不能出事,竺风再次妥协了,

    “卫兄!我出两万两啊!求放过啊!”

    “哼!竺兄怎就不知悔改?不放!”

    “呜呜~,为什么啊!我不都出了吗?怎么还不放过我啊?”

    “哼!竺兄,我劝还是迷途知返的好,尊上耐心是有限的!出的两万两是之前卖徒的钱,行走江湖,怎么可能分文不带?分明是有余力而不肯出,罪孽深重啊!”

    “轰——磅——!”,“滋啦——!”

    “噗——!噗——!噗啊——!”

    “玛!”

    二次缴贡,不仅仍未能散去威压,反而更重,竺风直接一波头给磕地上了,鲜血自口中狂喷如溪,心中更是数万匹骏马在奔腾,卫衣的丑陋嘴脸,差点让竺风吐了!

    但这次威压仅仅只是竺风一人之身加重了,乔宁几个其实已然解除了威压的生命威胁,莫城还想上去扶一下可怜的竺风,可是,竺风身边,强悍的威压使得视线都开始扭曲,根本不敢靠近。幺月已然被卫衣买下了,想过来,也被卫衣的随从拦住。至于乔宁则是翘着嘴皮,一副他活该的面容,心中更是想着,那神棍就该多教训一下这品行败坏的家伙,不然他以后还得卖我。

    “咳咳噗——!卫兄!卫兄我错了!我出两万两黄金外加三十银武币。”

    “仙主永恒!仙主永恒啊!我真的知错了,再也没有了!放过我吧!我这辈子再也不碰钱了!呜呜呜~”

    “呵哈哈~,好!竺兄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呐!尊上已经原谅了~,呵呵~呵呵呵~”

    “呼嗡嗡~~”

    看着跪在石座上痛哭流涕的竺风,圆台中心的卫衣终于是满意了,眼睛已经忍不住笑成一条缝了。一掌吸走竺风身上的银币,这下,竺风终于脱困了,可内心的阴影怕是再也脱不去了。

    “好了好了!在场还有谁要赎罪吗?尊上心胸宽广,都会包容各位的——!”

    而敲诈完竺风,卫衣一回头又将目标放在了广大散修来宾上,一圈圈数百人顶着威压本就难受,看着卫衣那笑眯眯的眼神,内心就更加发毛了,今天不流血,怕是要丢命啊!

    “尊上万岁!”

    “我马勾,缴贡黄金二十两,实在,没多了!”

    “我宋乎,缴贡黄金十五两,极限了!”

    “我行致,给黄金三十四两,多、多不了了!”

    ...

    “愿仙主之力永震寰宇!仙主永恒~”

    “轰嗡嗡~,呼~”

    数百散修们终究还是架不住卫衣的淫威,纷纷磕头祷告并交出了身的金银,看着满地的金银,卫衣越发高兴了,雕像之威也然散去。虽然园堡之内,已然开始从屋顶漏沙,但好歹大家身上的罪恶数除去了啊。

    “额呵额呵呵呵~,好多钱,好多钱啊,都是我的,是我的。”

    “既然们都要给我钱,那...那我就宽恕们的罪恶吧,额呵额呵呵呵~”

    与此同时,距离石渠郡甘至县詹野山脉牛家庄上千里之远的云空长河郡南七城郡府内,与康隆、班老头围坐一桌一起喝酒吃肉的天帝,已然醉倒在桌上了。屋内灯火通明,满脸通红的班老头和康隆看着趴在桌上醉的一塌糊涂的天帝,他居然做梦梦的都是钱!

    “哎...”

    “这家伙这么喜欢钱,该不会明天就把钱从曲千那里要回来吧?”

    康隆看着傻笑间一直念叨着小钱钱的天帝,嘴角忧虑道,可很快他和班老头也醉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