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书迷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另类财神 > 第八百三十三章 真的是饭辙么
    蔡珅感觉自己就是个陀螺,被马景之的“小鞭子”抽的满世界忙碌,还总担心自己做的不够好…

    跟着“保护”他的就是好久不见的葱花儿大姐姐,之前知道蔡珅在基地训练七杀神官队伍,完成任务就可以看到他,葱花儿还比较任劳任怨;

    可是自从蔡珅“跑出去玩儿”,葱花儿都好久没见到他了,然后葱花儿直接撂挑子不干了!

    马景之都快愁坏了,妖界的安排葱花儿才是最适合的人选,也只能换人!

    对于葱花儿来说,神道不神道的真心无所谓,她只在乎蔡珅身上的“味道”能让她感到安全和心安!

    蔡珅回去之后,葱花儿就再也不离开他的身边,马景之不管再安排什么任务,都一概不理,气的马景之直骂人又没什么办法…

    蔡珅这些天除了时刻接收马景之发来的两座大洲的“战况”,就是到各大洲去接见“重点人物”,比如永夏洲的能祖劳奇;

    这些隐藏起来的老怪,都是几千年前叱咤风云的人物,每一个都是战力奇高又各具特色,正因为这些不同特色,他们不敢飞升!

    以前是因为都有各自原因,不敢飞升,现在有了天劫更是不敢了,担心被雷劈死…

    蔡珅给他们的就是一个“机会”!一个可以平稳飞升的机会!这个机会“来源”也是他另外的一个工作的方向;

    这另外一个主要的工作,就是收集各地“优秀”神官的“气息灵萃”,这个也是蔡珅最近才知道的东西,很珍贵又很无用的东西。

    玄武大帝烛龙的大帝遗蜕,那个大龟壳子被炎帝残魂带走,交心谈了很久,也不知道炎帝怎么说的,反正现在看,遗蜕已经“归心”;

    正因为这大龟壳子是玄武大帝的遗蜕,大帝的一部分躯体也算是大帝分身,他有着烛龙几乎全部的传承!

    遗蜕在和炎帝了解现在神道的程度后,看到了神道的最大的短板,那就是“人太少”!

    上次天弃洲被各宗高手围攻差点被灭了个干净,就是因为人少,高手更少;

    天下间修行者有多少?这可全都是当年反叛的仙魔两道的后辈子孙,只要打通了仙凡两界的消息传送通道,各大宗门必定会全力剿灭神道修者!

    到那时候,神道又能有多少力量去对抗?就凭借天下神官?那还不等着被再次灭个干净?

    于是,遗蜕拿出了烛龙大帝的一道特殊神通,这也是当年玄武大帝一方能挺很久的原因:

    半神赐封神诀!

    这里说的半神可不是神道力量体系的称呼,而是“半个神道修者”的简称!

    运转半神赐封神诀,需要一种特殊的物品,就是之前说的“气息灵粹”!需要蔡珅亲自去到各位神官身边收集炼化,才会出现的一种“宝物”!

    有了这气息灵粹,蔡珅就可以运转那“半神赐封神决”,将仙魔修者赐封晋升为“半个神道修者”...

    这也是为什么马景之告诉洛天佑,尽可能的留下那些“悔恨”的修者,都是给蔡珅准备的,也是为神道准备的,的确要比培养自己的神道力量要快得多。

    蔡珅带着葱花儿,这一站来到了“第二故乡”边洲!

    边洲这里一直算是修行界的边缘地带,修行者整体的实力和境界相对较低,化神高手更是几乎不会显露人前,凡俗生灵才是大多数;

    更加上紧挨着十万大山,所谓的妖界外围对修者的机缘比较多,所以其他大洲的修者同样很多;

    蔡珅自从上次带着自己老爹祝阔海离开之后,还真没回来过,就算是上次回来也只陪着老爹待了几天,没有去过其他地方。

    “葱花儿,我就是从这边洲踏入修行界的,当年我还是个炼气境界的小修者,从旮旯村离开前往万宝门参加大会...”

    一点一滴的给葱花儿讲着自己的经历,还有路上的好笑的小事情,葱花儿就那么微笑的听着,静静地看着蔡珅的脸;

    葱花儿这几年的变化其实也很大;

    有蔡珅三位夫人的“影响”,葱花儿已经将自己的形象重新调整了,再也不是之前全身碧绿的样子,白皙的皮肤配上一身碎花大袄,妥妥的一个“大妞儿”!

    这次蔡珅接到了白骨魔洲和永夏洲“全面实现战略”的消息之后,觉得可以稍微放缓一点步伐,再看一看“边洲”,算是简单的炼心;

    有了这个想法,和基地通报之后,二人全都收敛了自身的气息,一副筑基高阶境界的样子,“慢悠悠”走在边洲大地上…

    边洲变化同样很大,因为神道的策略转变和这几年的引导调整,修者在凡俗之间的显露同样变得稀少;

    凡俗百姓能见到的“仙人”已经只剩下新的“仙官”,是朝廷派下来到各地巡查“不法的修者”的专门仙人,而老百姓将这份“安逸生活”的功劳,完全放在了神官身上;

    边洲地处修行界边界,更多的就是寻找机缘的低阶底层修者,还有就是超级宗门“万宝门”无数年来带动起来的“经商”风气,让边洲多的是“商修”和“邪修”!

    所以在边洲不管是修者还是凡俗百姓,都是喜欢“满世界”的跑,蔡珅带着葱花儿从边洲的核心古城“炎都城”出来,见完城里的城隍之后,就开始步行...

    炎都城过了这么多年,依然没有什么变化,还是那样的热闹,各方来的修行宗门的弟子和长老,还有各家店铺;

    只是最近几年不是万宝门的鉴宝大会的日子,没有那种集中的热闹,而且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魔财神商会的“网络”越发的成熟;

    就连万宝门也开始妥协,不得不将自己姿态放低,加入到了魔财神商会的销售网络中,才有最基本的“一席之地”。

    蔡珅带着葱花儿转了转自己当年住过和摆摊的地方,很是“缅怀”了一下,还以为会遇到几个有意思的修者呢,最后除了差点被忽悠买一堆假货以外,啥都没有...

    离开炎都城,一路上蔡珅就发现,只要是有凡俗聚集的地方,几乎就看不到修者,就算是有也是一些偷偷摸摸的炼气修者;

    当然凡事也都没绝对,蔡珅见到了几个“大隐隐于市”的老化神,如同凡俗老农一样,安静的生活和悟道,没有显露自己一丝一毫的气息;

    有了平静祥和的生活环境,凡俗生灵中的“生活智慧”被催发出来,衣食住行都有了长足的发展,甚至连“基础科学”都有了苗头!

    俩人一人手里捧着一根棉花糖,听着那个做棉花糖的中年汉子,骄傲的给他们讲解这制作棉花糖的“设备”是怎么个原理,顺带夸了夸想出这设备的他的儿子;

    最近这制作棉花糖的东西,已经被不少大商贾贩卖到了大洲的所有地方,那中年汉子其实已经算是大富翁了,但依然愿意出来摆摊顺便给自己儿子“打广告”...

    葱花儿听了半天也是一脸迷糊,反倒是蔡珅满意的狠狠的吃了好多棉花糖才离开,他真是开心的,多久没吃到真正老家的小吃了?

    也是因为他开心,对于本地的城隍和山神河伯以及土地一众小神官,都破格的奖励了一次,为了表彰他们护佑一方的功劳...

    “蔡蔡,一个棉花糖至于把你吃的这么高兴么?连天级功法都赏出去了,你这么喜欢吃棉花糖,以后我给你做呀!”

    “不是,这是一种情怀!葱花儿你不会明白的,以后你跟我回老家你就知道了,多少年了...

    照这样下去,如意大世界有可能再过...五千年吧,真就可能变成我的老家翻版!嘿嘿,那时候就有意思了!”

    落日的余晖中,蔡珅和葱花儿俩人慢慢的离开这个凡俗生灵聚集的小镇子,向着南方慢慢走去...

    可是吧,蔡珅的好心情也没有保持几天,三天后他就差点暴怒的显露身份,要不是葱花儿拦着,甚至会造成很大的杀孽!

    在马上离开万宝门控制区域的地方,算是修行界和凡俗界的交接点上,原本是一处很大的坊市,这里面竟然有“生魂”在售卖!

    生魂一般都是魔道修者才会使用的“修行资源”,这里可是修仙界,有生魂还是海量的那种,买的人还很多;

    就算是这样,蔡珅也觉得无所谓,修者这个行业,修仙和修魔其实很模糊的,只看修者自己的“道心”;

    对此自有天道神罚去管理他们,蔡珅生气的,是这个卖生魂的,竟然是...仙官!

    边洲的清水帝朝就是当年在犄角镇建立的小小王朝,风云际会之中发展百年,竟然成为了统治一座大洲的超级帝朝;

    当年的老爹祝阔海,就是这清水帝朝的当朝太师,这些年马景之的安排,在这帝朝中也有了很大的变化;

    可是没想到,堂堂帝朝的仙官,竟然收割境内的凡俗生灵的生魂,到修者这边来贩卖,怎么个意思?是俸禄太低了?真是该死!

    在那个正在“热卖”的人圈儿外,蔡珅就打算显露自己的气息,然后拍死那个混蛋元婴仙官;

    这座大型的坊市内,只有一个化神初阶的老者坐镇,这时候也在闭关修行之中,蔡珅根本不用费力就可以把这个该死的捏死;

    可还没等他动手的时候,两声怒吼就在更远处响起来:

    “聂老四!你个挨千刀的混蛋!竟然徇私枉法,在这里售卖生魂,你还配做那巡视一方的仙官么?!”

    “就是!你个王八揍的!清水帝朝的那个什么天师阁阁主,怎么眼瞎会看上你这个货,我们兄弟二人今天要替天行道,也要替你杀的那些生灵报仇!”

    这两嗓子一唱一和的,让喧闹的坊市一下子安静下来,同时这个卖生魂的“聂老四”周围,呼啦一下子就空了;

    已经阴沉的聂老四,有点心虚的四周看了一眼,周围修者全都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样子,不少还一脸的揶揄...

    “又是你们这两块货!当初你们打算走后门没成功,这几年一直在私下里破坏本宫和一众同僚的好事,怎么就这么闲么?

    今天竟然还惹到本官的头上,看来你们真的是活腻味了,既然如此,本官今天就送你们上路!”

    两个修者慢慢悠悠的走到聂老四前面的空地上,一脸的鄙视,对于聂老四的“色厉内荏”根本不在乎;

    一旁看热闹的蔡珅,听话听音儿,对于聂老四的那句话,已经让蔡珅猜到了很多,看来这边洲的仙官体系...烂了!

    只是这时候,蔡珅竟然完全没有将精力放在这件事情上,都被出现的这两个修者给吸引了,而且还慢慢的嘴角开始翘起来。

    “聂老四,你是不是刚刚私自卖生魂,把自己的脑子一起也给卖掉了?你还送我们兄弟上路?你...你咋那么自信?”

    “哥,这货可能吃了什么过期的丹药了!看看,把自己都给吃傻了...以后咱们的丹药也不能一直留着,容易过期!”

    “你这臭小子懂个啥?这么多年还是改不了铺张浪费不会过日子的毛病!丹药是随便就用的?

    这货也不可能是吃错药了,一定是当仙官把自己当傻了,觉得自己怪了不起的,成天也就追杀一些好的坏的金丹修者和炼气修者...”

    “还是哥你看得准!”

    俩人站在聂老四面前,你一言我一语的,对聂老四品头论足,把对方给气的,啪的一拍桌子:

    “你们两个混蛋有完没完?!真不拿本官当回事儿!现在本官宣布你们二人有罪,罪责当诛!纳命来!”

    一挥手,一柄飞剑就窜出眉心,上面还缠绕着一层淡淡的黑气,那是魔道手段!对着那两个修者就斩了过去;

    两个修者也不敢太过托大,毕竟这个聂老四在以前也是修行界中,比价有名的那种,要不然也不会轮到他做这个仙官了;

    二人双手掐诀,各自凝聚防御神通,同时两柄...中阶宝器,从他们的“纳物袋”中飞了出来,对着聂老四打了过去!

    “呸!你们两个穷鬼,都特么元婴境界了,还使用宝器和纳物袋,真特么丢人现眼,本官宰了你们都赔钱!滚!”

    聂老四鼻子都快气歪了,这两个吝啬鬼实在没啥油水,再说...还真不一定能杀得掉他们,还是说句场面话然后跑路好了...

    骂完一句之后,一个瞬移就消失在原地,这两个修者立刻控制住聂老四没来得及收回去的飞剑,再想追出去;

    就这时候,俩人突然浑身一僵,互相不可置信的看了看:

    “哥...饭辙?!”

    “弟弟...好像真是饭辙!”

    ......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