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书迷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贴身女王 > 515章:再遇秦倩(一)
    我怒火中烧。身体却坐在原地没有动。而飞到我面前的椅子,还没有触碰到我,便被我身上散发的恐怖烈焰焚毁。

    几个黄毛见状,不由露出诧异之色。墨哥小眼睛眯成一条缝,但他没有逃跑,反倒是从怀里掏出一把自制火槍。

    “嘭!”

    一声**被激发的脆响。几颗钢珠裹挟着铁砂向我飞射而来。

    我仍然是纹丝未动。轻轻抬起手,白色的火焰爆体而出。接近我的万物,无一例外的灰飞烟灭。

    几个黄毛被惊得面面相觑。就连那个墨哥,拿槍的手也不由颤抖起来。

    我将燃尽的烟头弹掉。转而又点起一根香烟,“你们几个还想要保护费吗?”

    墨哥嘴角抽了抽,“你别以为我们奈何不了你。保护费还是要交的。”

    说完,墨哥收起槍,像鼻孔打钉的青年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伸手向怀里探了探,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东西。

    没等多久。鼻孔打钉的青年掏出一个纸包。一边将它高高举起,一边怒喝道,“你给我去死吧。”

    扔石灰粉吗?小人的招数。

    “住手!”

    没等我出手,饭店中便响起一声厉呵。这一声“厉呵”极为响亮,吓的鼻钉青年举着纸包的手停在了半空。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我跟随着声音望去。发现门口出现了一道身着朱砂红裙的倩影。利落的红色短发,犀利的眼神。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昨晚和我见过面的秦倩。

    见到来人。墨哥和身边的几个黄毛,瞬间换了副嘴脸,“倩姐。您怎么来了?”

    秦倩摆了摆手,快步挡在我身前。“这句话应该我来问你们。”

    虽然来的只有秦倩一个人。但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却将场内几个黄毛压制的连头都抬不起来。

    墨哥惊诧的望着这一幕,意有所指地回复了一句,“我的几个小弟被人打了。我来替他们出出气。”

    秦倩眼眸微眯,“那你现在的气出了?”

    墨哥似乎察觉出气氛不对。赶忙陪着笑低三下四的说,“倩姐。这里边是不是有些误会呀?您是我们这座城里的姐大,我们这些小帮小派都得靠您罩着。如果我们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我们一定登门谢罪…”

    “误会倒是没什么。只是这家店的老板,曾经救过我们母女二人的命。你们想来找事,我也不能置之不理。”秦倩扫视了一眼屋内的狼藉说。

    墨哥闻言脸都绿了。回身便给鼻钉青年一个响亮的大耳刮子,“都是你妖言惑众。麻烦找到倩姐头上,你还想不想活了?”

    鼻钉青年有苦说不出,只好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倩姐,我错了…”

    秦倩瞟了墨哥一眼,转身提起一个啤酒棒,照着他的脑袋便砸了下来。

    “嘭。”黄色的酒水顺流而下。墨哥的脑袋瞬间血流不止。

    吃了这样的亏,墨哥却连大气都不敢喘。“倩姐。都是我的错。听信了小人的谗言。我这就给老板道歉,道歉…”

    说完。墨哥也不顾满地的啤酒瓶碎渣。扑通一声便跪到了我面前,“小的有眼无珠。大哥饶命,大哥饶命啊…”

    我随意的撇了撇嘴,“你们也不容易。看在砸店砸的这么辛苦的份上。今天就让你们赔5万的损失,大家日后见面还是朋友。”

    墨哥的脸变得更绿了。转而扑到秦倩面前哀求道,“倩姐,您替我说句话。以后兄弟再也不敢了。”

    秦倩冷笑一声,“没钱赔是吧?那就挖掉你身上一个器官抵债好了。”

    此言一出。墨哥本能的摸了摸自己的肾,转而不要命的向秦倩扣头。“倩姐。求您了。您就放过我一次吧…”

    “少废话!出钱还是扣人你自己选择。”秦倩十分不给面子的说。

    墨哥不敢迟疑,赶忙将身上值钱的东西往外掏。手上的腕表,脖子上的挂坠儿。凡是值点钱的东西全都被他掏到了桌子上。掏完自己的还不算。他又去掏自己小弟身上的口袋。七拼八凑最后甚至将自己跟班鼻子上的“鼻钉”都拽了下来。

    “倩姐,您看够不够?”墨哥陪着笑试探性的问道。

    秦倩瞟了我一眼。转过头望向几人,“把身上的衣服留下。”

    几个青年面面相觑。最后在墨哥的训斥下,竟然当着秦倩的面儿脱的只剩一条内裤…

    “倩姐,我们可以滚了?”墨哥轻声问道。

    秦倩扫了他们一眼,点了点头。

    几个青年如蒙大赦,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我吐出一个烟圈,站起身将一个还没有被打碎的暖瓶捡起来。

    秦倩扶了扶自己的头发,伸手阻止,“全都放这儿吧,一会儿我会派人收拾的。”

    我又捡起地上一个还没有碎掉的杯子,倒了一杯热水递给秦倩,“欢迎倩姐光临本人的小店,不过我今天只能请你喝热水了。”

    秦倩怔了怔,“恩人。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再次坐到椅子上,“以后别叫我恩人,叫我小梦就好。”

    “那你以后就叫我倩倩。”秦倩站在我对面,有些拘谨的说。

    “倩倩。这名字好像跟你现在的身份不太符吧?”我吸了口烟问道。

    秦倩在狼藉的地面上找出一个椅子,坐在我对面,“恩人…小梦。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对我是这个态度?但我对你的感情始终没有变。”

    我将桌子上刚倒的热水向前推了推,“喝吧。喝完了就走。我这店儿小,容不下你这尊大神。”

    秦倩的呼吸隐隐有些急促。娇俏的脸颊青一阵白一阵的。

    我偏过头不去看她的表情。可后者做出的举动却让我十分意外。

    只见她抓起杯子,将里面那滚烫的开水一饮而尽。

    事发突然,我根本来不及阻止。秦倩只是个普通人,滚烫的热水会直接损伤她的食管。严重的话,这一个星期她都只能吃流食。

    “你干什么?”我怒道。

    秦倩放下杯子。转而又在狼藉的地面上捡了一瓶啤酒,“我知道你看不起我。看不起我低贱的身份。看不起我曾经做过的职业。”

    说着。秦倩用牙起开啤酒。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我一把从她手中夺过啤酒瓶,“你闹什么闹?我什么时候说过自己瞧不起你?”

    秦倩扶着自己的额头,手肘拄着桌子,“那你为什么这样对我?不就是因为我做过、妓、女吗?或许那天,只是你一次好心的施舍。可对我来说、那却是一次重生。我和我女儿的重生。也让我这辈子都欠你的…”

    “你错了。我从没有这样想过。”我低下头说。

    “那你为什么不爱搭理我?”秦倩目光炯炯地盯着我说。

    我同样目光犀利的回视着她,“好,我告诉你。我不爱搭理你,是因为你不走正道。这天底下这么多的正经行当。你为什么不去做?非要坐着坑人害人,逼良为、娼、的勾当?”

    秦倩泪眼婆娑,“上一次的事情我真的不知情。而且我开店以来,也从来就没做过那种缺德事。”

    我半信半疑地摇了摇头,“行。我就相信你说的是真的。可你那岭南浴都里,那么多花季少女是干什么用的?这不用我替你解释吧。”

    秦倩也不反驳,“那是她们自愿的。我没逼她们。”

    我撇了撇嘴,“这种事自愿就行了?”

    秦倩擦掉眼角的泪水,良久过后才继续说,“世界上如果没有人喜欢象牙工艺品,那就不会有人去猎杀大象。同样,如果没有人需要,这世界上也就不会有我们这种女人。”

    “那你的意思是说,这一切都是我们男人的错喽?”我问道。

    秦倩将头望向别处,“你身边有女人。不会体会那些单身的苦楚。他每天做着春梦,看着岛国的动作片。如果没有我们,他们的日子怎么过?”

    我弹掉手中的烟头,“这是我见过最不要脸的解释。”

    或许是我话说的太重了。秦倩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木然的盯着我,不断地落泪。

    我摆了摆手,“你走吧。从今以后咱们各走各的路。”

    秦倩胡乱擦了擦脸上的泪痕,美丽的脸颊露出一个决绝的表情,“你给我等着。”

    说完,秦倩甩袖而去。粗犷的步伐,完全没了刚才的优雅气质。

    而她这一句话夹杂了太多的怨气。使身经百战的我,都不由心中一颤。

    “吓唬我?我看你能咋的。”

    自言自语后,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望着满屋的狼藉,不由心中苦笑。

    码的。要不是秦倩这家伙出来捣乱。我今天非把这几个小子踢死。

    将墨哥留下的财物清点了一下。挂坠是假的。戒指也是铜的。唯独那块手表是个牌子。估计去典当行也能卖个几万块钱。料想这也是秦倩放过那个墨哥的原因。

    收好腕表。我从隔壁借了一辆手推车。将碎掉的桌椅板凳和玻璃碎片统统扔了进去。由于下午的饭点儿马上就要到了。陆续有顾客进来。见到此情此景,还以为我遭遇打劫了呢。

    “对不起。今天下午有事,明天继续营业。各位老板先回吧。”我对着来吃饭的顾客满脸歉意的解释道。

    一众食客狐疑地向外走。就在这时。一个带着孩子的红裙女人突然兴冲冲的闯进饭店。

    吃饭的客人见到来了个美女,分分顿住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