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书迷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 第228章:大奇葩花长孙冲
    放风筝这种运动,集娱乐,休闲,趣味为一体。

    哪怕是到了李承乾那个时代也依旧很受到大众喜爱。

    而且,后世时,风筝颜色艳丽,造型很丰富,动物,植物,人物等等都十分绚丽。

    李承乾对于手工方面,有属于他自己的执念。

    之前卢婉洁就见识过他做的那些木质模型。

    做个风筝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儿?

    制作风筝,首先要用细的木棍以十字交错的方式搭一个风筝的轮廓。

    接口处用细线绑牢,以防松散。

    然后给风筝贴封面,在风筝的尾部贴三条尾巴,可以保持风筝飞得平稳,就可以了。

    只是,李承乾会满足这些吗?

    当然不会了。

    在风筝制作完成之后,他便抄起画笔在风筝空白的面上,画了两个人欢快的奔跑的场面。

    李承乾的画工很好,不说入木三分,也差不离了。

    至少,卢婉洁是看出来,那两个小人中的一个,就是自己。

    见此,卢婉洁俏脸绯红:“我们去哪里放风筝呀……”

    “当然是前面的广场了,不然去哪?”

    “啊?”

    “你难道不怕被人看见说闲话?”

    卢婉洁满脸莫名其妙的看着李承乾。

    去皇宫广场放风筝,恐怕也就只有这货能想得出来了。

    李承乾翻了个白眼道:“皇宫是我家,我放个风筝怎么了?”

    “再者说,后宫是什么地方?难道是谁都能来的?”

    说完,他也不管卢婉洁同不同意,一把拉住卢婉洁的手,就朝着坤宁宫前的大广场跑去。

    然后,俩人就真的在坤宁宫前的大广场开始放风筝。

    周围的宫女太监们属实是看傻了眼了。

    在宫内放风筝这事儿,就算是皇上都干不出来的。

    望着那些目光时。

    卢婉洁自己都有些无地自容。

    说真的,她自己现在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若是之前,卢婉洁哪怕说话都是蔫声细语的闺秀风范。

    哪里会做出在疯跑疯玩的事儿来?

    她也着实是被李承乾这熊孩子给带坏了。

    ……

    李承乾与卢婉洁这俩人玩的开心。

    很快,这事儿也被传到了李世民的耳朵里。

    听闻这货又开始不务正业,而且竟胆子大到在皇宫里放风筝。

    李世民当场脸就黑了:“周公公,拿朕的戒尺来。”

    闻言,周公公不由暗自咧嘴。

    看样子,这殿下又要挨揍啊……

    李世民倒提三尺长的戒尺,步步逼近坤宁宫。

    而另一边,长孙皇后自是也收到了消息,也在提着鸡毛掸子赶来的路上。

    只不过,当这二人看见在广场中玩的开心的二人时,不由愣住了。

    李承乾拽着风筝跑,卢婉洁则在一旁跟着小跑。

    盛夏花开的美景,配上独属于孩童的天真笑声。

    竟有那么一丝说不出来的和谐之意。

    李世民望了眼长孙皇后,长孙皇后也望了眼李世民。

    夫妻二人相视而笑。

    两人成亲之时也都是孩子。

    不过因为古代那些繁杂的规矩,两人甚至都没有在大庭广众下牵过手。

    就更别提一起放风筝这种事情了。

    说实话,不论是长孙皇后也好,还是李世民也罢。

    真的很羡慕李承乾与卢婉洁此时的状态。

    无忧无虑,不惧世俗眼光……

    而见他们到来,李承乾挥着手喊着:“父皇母后,快来一起放风筝呀……”

    见他那活泼模样。

    李世民与长孙皇后齐齐摇头笑了。

    或许,这才是为人父母的感觉吧。

    不知过了多久。

    李世民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随后他走到长孙皇后近前,牵住了她的手:“皇后,随二郎去那边的草坪坐坐吧。”

    长孙皇后被他忽然的举动吓了一跳。

    不过很快,就镇定下来,脸色羞红的点了点头:“好……”

    这对夫妻相伴十余年,想做却不敢的事。

    竟在今日在李承乾与卢婉洁的影响下做了。

    夫妻二人不顾周遭目光,在广场中心的草坪席地而坐。

    而看见这一幕的李承乾,也不由挑起了嘴角。

    看来这两人还是没有经得住诱惑呀……

    场上,李承乾与卢婉洁追逐嬉戏。

    场下,李世民与长孙皇后说笑谈心。

    这样的场面是绝对不合规矩的。

    但看上去,却又是那样的和谐。

    老两口望着小两口,眼中满是笑意。

    似是这世上,没有什么比这更幸福的场面了。

    ……

    在宫内吃过晚饭。

    李承乾便告别父皇母后与卢婉洁,动身回府。

    而在路过李泰的鹤羽殿时,他不由停下脚步,向里面多望了几眼。

    上次的事儿,固然李世民没有在明面上处罚李泰。

    但在暗地里,李世民将鹤羽殿的宫人从上至下部换掉了。

    并且还禁了李泰的足,让其在鹤羽殿闭门思过,反省半年。

    此刻,望着鹤羽殿内幽幽烛火,李承乾摇头轻叹。

    随后他也不多做停留,迈步顺着小路朝宫门走去。

    旁的他不希望,只希望李泰别在逼自己了。

    ……

    时间匆匆,夏去秋来,转眼便来到八月。

    而在农历八月七号这一天,长安城热闹非凡。

    不止是因为李世民从各地挑选的百姓代表来到。

    更有秋闱乡试悄然开考。

    长安城周边士子纷纷涌向长安城。

    秋闱不像春闱要被关在贡院到考完为止,而是分三日考。

    所以各地士子,也都纷纷前往在贡院周遭的行馆驿站落脚。

    而李承乾也起了兴致,干脆打开秦府大门将空余厢房收拾出来给一些穷苦出身的士子居住。

    入住秦王府的那些人,一个个受宠若惊到极致。

    毕竟对于他们来说,能够入住秦王府就是一种莫大的荣耀了。

    况且,李白有一句诗说得好:“生不愿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

    这话的含义,自然是说考得再好没有用,还是要有人赏识,有人推荐才行。

    能入住秦王府,就等于能见到李承乾。

    若是自己能得到他的赏识,科举还叫事儿吗?

    当然了,他们也是想得多。

    李承乾可没有挑选人才归为己用的意思,他只是单纯的发了些许善心罢了。

    望着那些寒门士子,又望了眼身边的长孙冲。

    李承乾摇头轻笑道:“冲哥,有时候想想,我也是真佩服你竟有勇气放弃荫封,选择参加科考。”

    像长孙冲这样的贵族子弟,皆有特权。

    完可以通过父亲的功绩得到荫封,继而进入庙堂。

    同样也可以选择去国子监读书。

    待到学成之日直接参与科举最后一层的会试。

    当然了,不论什么地方都有奇葩。

    长孙冲就是大唐贵族子弟中的那一朵最大的奇葩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