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书迷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庄主夫人要和离 > 第三十四章
    他刚想解释,这明明身形一模一样,不过是恢复了本来面貌,不再刻意压低声线,现在连马都拉出来看见是同一匹,怎么就联系不到自己和黑马大侠是同一人呢?

    他盯着姜玲珑情急的模样,又想到片刻之前她还因为和自己坐得贴近而红了脸,心里顿生捉弄之意,“我见的人多了,怎么知道你黑马大侠是哪个。”比起相认,他决定好好‘对待’她,看看她这个不肖媳妇究竟是要选黑马大侠,还是他这个遣云山庄的庄主,“这匹马本就是我的,一直在我马场养着,说不定是你的黑马大侠哪天偷用了去罢。”

    这小姑娘还在盯着他。一双眼睛怎么也想不通似地快要把他看穿。

    “怎么?”邝毓觉得她一定不念自己好,声音里有了些不痛快,“你觉得我还能把你的黑马大侠怎样?”

    也不知为何非要自己吃自己的醋,但瞧着姜玲珑一脸不平的表情,他多少有些来气。

    “不是……”姜玲珑被邝毓硬生生盯得背后发毛。她自然是知道邝毓为人磊落,可他和黑马大侠算是情敌,他那样拼了命救自己,肯定在心里会计较黑马大侠。但转念,她又想到他一路提着心,直到见了梁以安才松了口气的样子,又觉得邝毓真不至于对黑马大侠怎样,是自己见到玄曳,担心过了头,生怕黑马大侠与玄曳分开是遭遇了不测,“我担心他有什么万一。”

    “有什么万一才好,”邝毓不以为然,竟还赌咒自己,“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他有什么万一,才好断了你念想。”

    姜玲珑算是听出来他这是在吃味,说反话了。

    她也不做声,仿佛在考虑另一件事,任邝毓载着她回去,一路上就抓着玄曳鬃毛,似乎没了神采。

    邝毓这才觉得自己说话过分了。他想说些别的调节气氛,却见姜玲珑低着头拨弄玄曳鬃毛,仿佛在他面前竖起了一堵墙。

    “黑马大侠武功高强,一定没事。”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私心没有与她相认。

    邝毓想象过很多次与姜玲珑相认的场景,有她喜极而泣,有她愣怔发呆,还有她满心欢喜,却没有现时这般的尴尴尬尬。

    “恩。”她轻声应着,目光始终停留在她指间那一丛丛鬃毛上。

    旭阳军回营整队,中将们各自清点完各处伤亡与剩余兵力,都回主帅帐内复命了。

    邝毓把姜玲珑送去她的帐中,向长柳叮嘱一二,便也走了。

    长柳推着姜玲珑准备沐浴洗洗身上的尘土,见她神情恹恹,怕是自己之前护主不力让她受了惊吓,忙向她道歉。

    可姜玲珑什么也没说,半晌,她回过头问了长柳一句,“我已经结婚了。你知道吗?”随后又转回头,低声喃喃,“长柳,你有没有讨厌过自己?”

    姜玲珑在帐内刚沐浴完,换上净衣,帐外就有了通传,要她去主帅帐内一叙。

    长柳推她过去,恐有关军机,便立在帐外候着。

    帐内邝毓也在。手上还拿着一封书柬。梁以安见她换了身衣服,安然而来,心里也放心不少,就问她,“一等公说你今日险些被司洛所掳?可有伤着?”

    “谢曌王关心,幸我夫君来的及时,没有伤着。”

    “你可知他为何掳你?”

    “臣妇不知。”姜玲珑摇摇头,忆到,“那人说话客气,似乎也没有伤我的打算。”

    邝毓也在一旁点头。他很清楚,司洛见姜玲珑上了邝毓马背,立刻收势,不再追了。

    他将手中书柬递给姜玲珑。

    那是一封议和书。

    说是谷悍八王爷明日亲往旭阳兵营,商谈议和事宜。

    “明日?”姜玲珑意外,“这么快?”

    她将书柬直接交还给梁以安,直觉他们找她来,是猜想此次议和与自己有关。

    “你可知道谷悍八王爷司秦?”梁以安直接问道。

    姜玲珑摇摇头。八王爷?那这个王爷头上还有七个兄弟呢,看来不是什么受宠的权贵。

    梁以安和邝毓也从未见过司秦,但多少对他国朝廷阶级有所了解,何况是谷悍大名鼎鼎的八王爷。

    姜玲珑看他们表情,料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却想不通一个他国王爷为何需要这般严阵以待?

    “飞鸽传书,快马通报,也来不及通报王上。”邝毓恭礼询问梁以安意见,“曌王以为如何?”

    “谷悍为夺矿山,连铁骑队都派了出来,怎会轻易言和?恐怕此事有诈。”梁以安思忖,“八王爷平日可有训养替身?”他向邝毓确认。

    “并未听闻。”邝毓的商队,五湖四海皆去,加上他的暗影,打听些流言蜚语自然不是难事,“对了玲珑,”他记起来,“那日你说,司洛前来寻人,可记得他所寻何人?”

    姜玲珑怎会忘记,但她心里总是觉得不妥,所以犹豫着没向两人说明,此时邝毓问了,她便就和盘托出,“你们可能会觉得奇怪,他找我娘。”

    “你娘?徐氏?”邝毓确实感到意外,“徐氏同谷悍有何关系?”

    “不是,”她摆手解释,“徐琳琅是我娘后来的名字,我小时候她和我说过,她原名是叫洛依依。”

    那两人闻声哑然。

    “那日那人,问我是否认识洛依依,问的并非徐琳琅。”她见状补充,看两人脸色有异,自然体味到一丝猫腻,“那个铁骑队的队长,就叫司洛……”她又见邝毓看她的眼神有些欲言又止,立刻否定,“我虽然也不想,但我肯定是我爹的女儿,和谷悍的司家没有关系的!”

    “你若是有关系倒好办了。”梁以安叹气,“谷悍司秦这个八王爷原本是个诙号,”他知道姜玲珑对外政不熟,向她解释,“司秦育有七子,头三个是同发妻所生,后来说是发妻遇难,续弦再娶之后又得了四个儿子。因待谷悍新帝如同亲子,便有人说他实际养了八个儿子,称他为八王爷。”

    “不合理呀?”姜玲珑疑惑不解,“哪有王爷把王上当儿子看待的?说这话的人不得犯大不敬?”

    “无所谓敬不敬,”邝毓从旁补充,“这个八王爷,本就是谷悍新王身边,只手遮天的摄政王。”

    难怪他们刚才商量要如何通知梁王。

    姜玲珑刚转过弯来,突然心口一悸。

    “摄政王???”

    完了呀。多尔衮要来了。

    她心里凉凉。

    谷悍多尔衮,七个儿子的爹,那不是比梁雁染更老奸巨猾,难以应付?

    “你俩决定怎么办?”她只感到自己恍惚,连同曌王说话的礼数都丢去一边。

    “迎。”两人异口同声。

    “兵来将挡,”邝毓朝姜玲珑笑道。

    “水来土掩。”梁以安点头附议。

    我在这个世界的娘亲,求求你还魂救救这两个年轻的傻子吧!

    姜玲珑在心里悲呼,忍不住挣扎着最后争取让他们三思。

    “你们想听听,多尔衮的故事吗?”

    她眼前,邝毓已准备推她回去,梁以安也已召中将来开始调度安排。

    也是。

    姜玲珑认命。

    多尔衮要来,你俩想挡也难。

    她对邝毓悠悠开口,视死如归,“你去忙吧,长柳帮忙推我回去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