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书迷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透视兵王俏总裁 > 第1451章 难以躲开的麻烦
    第1451章 难以躲开的麻烦

    “爷爷!”唐炎殊面向那名老者,惊声喊道。

    这名老者,正是唐门的门主,唐傲北!

    唐炎殊心中翻起惊涛骇浪。

    事情的发展,远远超乎了他的预料。

    看样子,从一开始,他就跌进了陆山河布置的陷阱当中。

    他们探听到的消息,全是假的!

    更意想不到的是,他的爷爷竟然也知道了他的所作所为!

    “哈哈哈!”陆山河笑道:“唐炎殊,现在明白了吧,从一开始,就在被我牵着鼻子走,自以为掌握一切,其实那只是我们在面前演的一出戏而已。”

    陆山河这个布局,看起来并不复杂,但如果想顺利,可没那么容易。

    首先要做到的是,让唐炎殊认为他所散布的消息都是真的,让对方认为自己掌握了一切,这样才有可能引对方中计。

    陆山河要让唐门门主唐傲北也参与他的布局,首先要得到唐傲北的信任,显然这一点是很难做到的。

    而实际上,他也并没有去争取对方的信任,而是通过向他散布一些消息,引他过来。

    同时,还要保证那些消息避开唐临锦父子的耳目,否则唐炎殊必有防备。

    就算引唐傲北过来了,还得保证,对方愿意站在自己这边儿才行!

    这一切,都得经过特别全面的分析以及安排才行。

    前些天,陆山河联系了千门的掌门季向明。

    这个布局,就是季向明出的主意。

    季向明派千门八将当中最擅长打探消息的风将,调查唐炎殊的行踪,很快就查到唐炎殊在吴州市落脚。

    之后再由谣将有方向地散布假消息,让唐炎殊以为唐天扬在接受一名辅导老师的补课,让他自认为找到了对付唐天扬的机会。

    与此同时,小红假扮辅导老师,陆山河则假扮辅导老师的男朋友。

    谣将最擅长散布假消息,唐炎殊就算经过反复调查确认,也难以发现这个假消息有什么破绽,也因此将其当成了真消息,一步步走进陆山河布置的陷阱之中。

    另外,谣将还散布了另一条消息,当然还是有方向的散布,避开了唐临锦、唐炎殊父子的耳目,直接把消息传到了唐傲北的耳朵里。

    消息的内容就是,唐婉琼、唐天扬姐弟,被陆山河收留,但是唐炎殊查到了他们的行踪,并打算除掉他们!

    唐傲北根据这条消息,直接去找陆山河了。

    陆山河直接向唐傲北说明了自己的计划,只要他愿意配合,就可以证明唐炎殊打算同门相残的事实。

    等等!不对劲吧?

    唐傲北可是唐炎殊的亲爷爷,为什么愿意协助陆山河来给他的孙子布置圈套?

    陆山河在布局的时候,也想到了这个问题,但他还是确定唐傲北一定愿意配合。

    他能够确定,唐傲北对唐临锦心存芥蒂!

    因为唐傲北早就过了退休的年纪,但依然没有把门主的位置让给唐临锦。

    他对唐临锦有芥蒂,自然而然也对唐炎殊有所芥蒂。

    所以唐傲北愿意帮忙给自己孙子设套,也就不足为奇了。

    “他们都是大伯的子女,为什么这么狠毒,竟然想要置他们于死地?”

    唐傲北满目失望地看着唐炎殊,怒声呵斥,紧接着又抡起巴掌,重重地抽在唐炎殊道脸上。

    唐炎殊被抽得踉跄好几步,然后低着头,脸如死灰。

    他也没必要为自己狡辩,因为他爷爷能够看出来,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稳固自己一脉在家族的地位。

    当年唐婉琼的父亲唐临榜,就是被唐炎殊的父亲唐临锦陷害,使得好几个武道门派认为给他们下毒的是唐临榜,那些武道门派联合起来闯到了唐门,让唐门交出凶手,否则就踏平唐门。

    唐门虽然很有实力,但招架不住那么多武道势力的联手。

    被栽赃嫁祸的唐临榜为了保护唐门,自尽而死,各大武道门派也就撤了回去。

    唐临榜是唐临锦的弟弟,但当时唐傲北力排众议,打算立唐临榜为门主继承人。

    因为在唐傲北看来唐临榜无论是人品还是能力,都远在唐临锦之上。

    在得知唐临榜给各大武道门派下毒之后,唐傲北心里失望至极。

    但在唐临榜死了之后,情绪渐渐平复下来的唐傲北经过认真思考之后,怀疑可能是有人陷害唐临榜,而最有动机陷害他的,就是与之有竞争关系的唐临锦了。

    可是唐傲北没有证据,但从那之后,他对唐临锦心生芥蒂,一直没有把门主的位置让给对方。

    直到最近因为他年事已高,实在没精力去管太多家族事务,才把大部分事务交给了唐临锦,但仍然没有让出门主的位置。

    唐炎殊当然也看得出,唐傲北对他们父子有防范之心。

    这次唐傲北找到了唐临榜的子女,又知道了他想要加害唐临榜的子女!

    接下来,唐傲北必然对他们父子有更强的防范,甚至心生敌意。

    至于接下来门主继承人的位置,极有可能传给唐天扬!

    想到这里,唐炎殊一阵的心惊肉跳。

    啪!!

    唐傲北又扇了唐炎殊一巴掌,厉声喝道:“回唐门之后,我再找算账,滚!”

    唐炎殊及其手下们,灰溜溜地离开了。

    “爷爷。”唐婉琼和唐天扬一同冲着唐傲北说道。

    “前些年,我一直安排人寻找们的下落,但是一直没有找到,我还以为们已经被陷害们父亲的人害死了呢,好在们平安无事,这些年,让们受委屈了。”

    唐傲北叹了口气,然后他又看向陆山河,道:

    “谢谢保护我的孙子孙女,按理说,我应该把他们接回唐门,可现在不是时候,我年事已高,为了唐门的稳定,不得不把家族的事务交给了唐临锦。”

    “虽然我还没把门主的位置让出去,但我这个门主的号召力,已经不如唐临锦了。我能压得住唐炎殊,但如果唐临锦要害他们的话,我保护不了他们。”

    陆山河道:“您有什么计划吗?还是想一直回避?”

    唐傲北叹了口气,“为了唐门的稳定,我也只能忍下去了。”

    他又看向唐婉琼和唐天扬,道:“希望们理解我的苦衷。”

    陆山河道:“我向透露一个消息,接下来,唐门要遇到大麻烦了!想躲也躲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