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书迷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 第一百零九章 今晚的天鹅座很亮
    作为威廉学生时代的最后一个圣诞节假期,终于来到了尾声。

    他还有点小伤感呢。

    本来想以学生的身份,继续和大家继续相处,没想到换来的却是崇拜。

    不装了,他摊牌了。

    毕业后,只当个平平无奇,与学生保持距离,不薅霍格沃茨羊毛的魔文教授。

    说起和学生保持距离,尤其是要和女学生保持距离,这点真的很重要,威廉作为老师,真的深有体会。

    这个假期,他炼制魔法石,身体本就虚弱和亏空,非旦没有将养好,反而越来越加重了。

    就是因为与赫敏这个女学生,没有保持好距离的缘故。

    唉,只能说痛苦并快乐着……请加大力度!

    比起威廉的些许身体上的“痛苦”,学生们安全,则是更重要的事情。

    食死徒们已经疯了,这个假期内,不断袭击魔法部的重要官员。

    当一个组织或者力量,试图用恐怖暗杀解决问题,那么距离灭亡真的就不远了。

    他们即将迎来大多数普通巫师的愤怒,陷入人民巫师战争的汪洋大海。

    作为一个致力于将五本屠龙术,扎根英伦三岛本土,进行魔改化的马克思主义者战士,威廉还是很确定这一点的。

    不过该做的安保工作,还是要做的。

    为了保证学生安全,这次依旧没有动用特快列车,而是安排了一次性的飞路网。

    所以开学前一天,威廉带着赫敏、安妮以及卢娜,直接从家里的壁炉,返回了他的古代魔文办公室。

    这个假期,卢娜一直待在威廉家里。

    倒不是她不想回家,而是她爹……不见了。

    没错,那晚袭击后,食死徒被全歼。

    当然面对威廉,吃瘪了伏地魔,都已经跑了。

    但忍一时越想越气,退一步越想越亏。

    有气没处撒的黑魔王,飞了一圈,又偷摸的回来,将洛夫古德的房子给烧了。

    品是真的没品,黑魔王也就这么点格局了。

    丢人!

    但可怜的洛夫古德,被威廉忽悠,去参加了假的发售会。

    虽然躲过一劫,回来后却发现……家被偷了。

    气愤的他,为了报复,在威廉提供的安全屋里,加紧加班的复印《神秘人的生平与谎言》。

    也亏得有他,产能一下子上去了。

    原本就讨厌饥饿营销路线的威廉,也乐得书靠量大,让大家人手一本。

    这样才能破除对伏地魔的恐惧。

    走出魔文办公室时,威廉就看见不少回来的学生,都拿着传记,在那互相嘀嘀咕咕。

    桃金娘舒服了,她莫名其妙变成了汤姆的初恋女友,她甚至很享受这种身份的转变。

    以前只是个小透明,人见厌的那种,现在……

    每天多得是学生排队,找她打听伏地魔的故事。

    每每到了这个时刻,桃金娘都要拿着手帕,擦擦眼角的泪水,哭道:

    “我真傻,真的!”

    汤姆的风评比威廉崩得还厉害。

    去礼堂的路上,威廉意外碰到了罗恩与金妮。

    两人急匆匆赶来,脸红通通的,气喘吁吁。

    双胞胎毕业后,作为这所学校硕果仅存的韦斯莱,两人关系可以说很差。

    兄友妹恭,那是不可能的,他们连表面兄妹,都不愿意维持。

    没想到居然会一块过来。

    “威廉,哈利失踪了。”罗恩急匆匆问道。

    “我们在找遍学校每个角落,都没有找到,写信也没人回。”金妮说。

    “你知道他在哪儿吗?”

    威廉颔首道:“我知道哈利在哪里,他肯定会回校,不用担心。”

    哈利失踪的当晚,威廉就派出小小鸟,深夜的时间,便确定了他的位置。

    果然在斯内普家里。

    所以说,哈利还是一路回去,确定了斯内普曾经和莉莉是挚友。

    也不知道发现这件事,哈利是何等心情。

    反正斯内普很生气,按照他的说法,决定将哈利关半个月,作为惩罚。

    反正挺离谱的,谁能想到有一天,哈利会在斯内普家过圣诞节?

    但这件事不能传出去,毕竟哈利于情于理,都没有理由在斯内普家待着。

    如果被伏地魔知道,斯内普没把哈利抓给他。

    又或者涉及到莉莉的事情,也影响斯内普继续当间谍。

    所以,这件事是机密,威廉只告诉两人,哈利这段时间在邓布利多那儿。

    “既然他没事,那我也就放心了。”金妮缓了口气。

    望着焦躁的金妮,威廉总感觉迪安脑袋有点绿。

    就在这时,他们忽然听见了一声响亮的尖叫:“罗……罗!”

    矫揉做作的声音,让人起鸡皮疙瘩的称谓,着实将在场的几个人都恶心到了。

    他们扭过头去,看见拉文德不知从哪儿冲出来,一个大跳,扑进罗恩怀里。

    罗恩脸蹭地红了起来。

    拉文德不顾场合,腻声笑道:“罗罗,我送你的圣诞节礼物,你喜欢吗?”

    罗恩挠了挠头发,他能说……给丢垃圾桶里了吗?

    金妮做出呕吐的表情,学着拉文德的声音,故意嘲讽道:“我只会心疼哥哥。”

    罗恩的脸更红了,好像坏掉的火龙果。

    拉文德丝毫不介意,在众目睽睽之下,就与罗恩纠缠在一种直立式摔跤中。

    两张嘴唇疯狂亲起来,不用咬来形容,更为恰当些。

    他们几个人赶忙离开,腾开战场,交给这对情侣继续在走廊战斗。

    “亲一会不会很无聊吗?”走在路上,卢娜给出了直女的评价:

    “作为一项活动,接吻的形式不是很多变,对不对?”

    “这你就不明了,卢娜。”威廉笑道:“最刺激的运动,往往只需要最简单的几个动作。

    正如高端的食材,一般只需要最朴素的烹饪方式……”

    安妮、卢娜和金妮这三小只,都傻傻地望着他,并没有听懂意思。

    只有赫敏白了威廉一眼,伸出两根手指,偷偷拧着他的腰。

    也没见你的动作多简单啊?

    还不是天天求着我学瑜伽?!

    走进礼堂时,已经来了不少学生。

    威廉与几个姑娘分开,在所有学生的注目下,朝着教职工桌子走去。

    意外的,威廉居然看见了从来没有出现在礼堂的马人费伦泽教授。

    作为马人专家,还雇佣着女马人火吻,给自己做马体实验的威廉,对这种族群有着无比的了解。

    所以,他先发制人,热情地打着招呼,道:

    “费伦泽教授,好久不见。今晚月亮很亮。”

    哪只费伦泽四个蹄子蜷缩,坐在高高的椅子上,他抬头望着那明亮的天花板,幽幽道:

    “今晚的天鹅座更明亮,马人可以看到超高能宇宙加速器和伽马光子。

    这预示着更可怕的力量在复苏……”

    威廉一脸懵逼,不按套路出牌是吧?

    还有他分明了解费伦泽说的每个单词,为什么连起来,却听不懂什么意思呢?

    只能说……他听不懂,但大受震撼。

    ……

    ……